博主呓语:

硅谷“黑客旅舍”探秘:创业者的新天地(高清图)

Posted by 破冰 on 2012-7-7 15:18 Saturday

  湾区所谓的“黑客旅社”已经在有抱负的科技创业者中流行开来。年轻的程序员、设计师和科学家都来到这里工作、吃饭、睡觉。多数人来这里是为了结交朋友、交流想法。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外观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窗户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室内架子床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手机开锁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里的IT女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外的水果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自己动手做菜吃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进餐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内两IT男在看片?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一处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床位

点击查看原图

黑客旅舍使用注意事项

  这是一栋三层建筑,位于安静的居民区内,从外表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。但在第三层的一套两居室内却摆放着好几张宜家双层装,足够10个人睡。客厅空荡荡的,只有几个坐垫、一张小桌子,还有很多笔记本电源线散落在木地板上——乍一看,像是闯进了蛇窝。

  这里的房客大都是20几岁的小伙子,成堆的脏衣服就扔在床边。屋内没有电视,房客们都戴着耳机用笔记本上网看视频。23岁的史蒂夫·艾尔-哈吉 (Steve El-Hage)今年5月从多伦多来到这里。最近的一个下午,他从包里拿出一片火腿,未经任何加工就直接塞到嘴里吃了起来。“你也看到了,我原本打算做个三明治,但没成功。”他说。

  这里不能算是宿舍,而应该叫“黑客旅社”。在硅谷有好几处这样的地方,房客租住的时间有长有短,但却大都有一个共同点:他们都是志向远大的创业者,但暂时仍然处于硅谷的最底层,尚未像Facebook那样“发家致富”。这长期以来都是公租房的职能,但如今,却逐渐演变成了一门生意。

  旧金山的这家旅社隶属于一家小型连锁公司,专门提供这样的双层床,共有三家店。租客们都是年轻的程序员、设计师和科学家,他们在这里工作、吃饭、睡觉。

  这里与专为移民准备的拥挤公寓并无太大区别。但很多租客之所以来这里,并不仅仅是看重每晚40美元的低廉租金,更重要的是在这里结交朋友、交流想法。新租客甚至要经过选拔才能入住,标准则是看他们能否为现有团队做出贡献。29岁的软件工程师贾斯汀·卡登(Justin Carden)住在门罗帕克的一家黑客旅社内,他目前就职于一家生物科技创业公司。在他看来,这种旅社的感觉就像斯坦福大学。

  “你可以从这里获得无与伦比的智力启发,”卡登说,“如果你想改变世界,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,那就必须结交正确的人。”

  历史渊源

  黑客们很早以前就开始在逼仄的空间内合作解决问题。当然,这里所说的黑客指的是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那种,而不是专门偷密码的网络大盗。上世纪60年代,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研究人员都睡在阁楼里,轮流到闷热的地下室中使用大型机。

  专门研究企业家精神的沃顿商学院助理教授伊森·莫里克(Ethan Mollick)表示,黑客旅社让他想起他过去10年在麻省理工学院就读的经历,那里的研究生都在狭小的办公室里支起了床铺。

  “我们都很努力,根本不在乎睡在哪里。”他说,“我们就是这样学习的。人们总是抱怨计算机科学的学术研究对程序员没有多大帮助,但它却创造了这样的氛围。”

  在线房屋租赁服务提供商Airbnb推动了硅谷地区的这一趋势。只需在该网站上输入“黑客”一词,便可以查到数十家类似的硅谷旅社。但并非所有旅社都手续齐全。凯蒂·莱文森(Katy Levinson)就经营着这样一家黑客旅社,但她拒绝透露具体地点,原因是她听说有一家旅社因为与房东闹矛盾而被迫关闭了。

  运营方式

  上文提到的旧金山黑客旅社的运营方自称Chezz JJ,他们的另外两家店位于山景城和门罗帕克。每家店都有一个“队长”,负责从Airbnb的申请中筛选租客。

  这些队长都是女性,她们的筛选依据是个性和职业,那些只想图便宜的人会被拒之门外。26岁的萨沙·威林斯(Sasha Willins)是一名图形设计师,她是旧金山旅社的队长,在拒绝对方时,她总结出了一种很客气的方法。“如果通过很多问题来迫使对方放弃申请,被拒之门外的感觉便不会太强烈。”她说。

  新租客可以领到枕头、被子、床单、毛巾等用品。队长偶尔也会为大家做几顿饭,例如含羞草薄饼。作为回报,队长可以免费住宿,并享有单间。

  这种黑客旅社的创意来自杰得·王(Jade Wang),她是一名28岁的神经系统学家,任职于美国航空航天局(NASA)。她与朋友乔斯林·波尔(Jocelyn Berl)共同创办了Chez JJ。她表示,她有一次通过Airbnb租到了一套公寓,但却突然意识到,像自己这样的“书呆子”肯定都喜欢与志同道合的人住到一起。

  “书呆子未必在正常人中缺乏社交能力,”杰得·王说,“如果一个大房间里99%的人都是书呆子,只有1%是正常人,那些正常人的社交能力同样会展现出劣势。”

  良好氛围

  Chez JJ的每间旅社都有不同的氛围。山景城以创业为主,很多租客都在开发新应用或新网站。他们在会见投资者前,通常都会拿室友练手。

  门罗帕克旅社是今年夏天刚刚从帕罗奥尔托搬过来的,主要以科研为主。该旅社的队长凯西·格林尼(Casey Greene)是一位26岁的分子生物学家,她的一些室友是斯坦福大学夏季项目的理科学生。他们还成立了一个期刊俱乐部,聚在一起讨论学术论文。

  旧金山旅社的规模要小得多,这里更像是宿舍:卫生间偶尔有些污渍,水槽中也会堆积不少剩菜。有些租客只住几天,还有一些虽然住了几个月,但一直都在寻找更稳定的居所。

  哈吉和他的创业伙伴、27岁的电气和电脑工程师纳尔逊·吴(Nelson Wu)在那里住了2个月,甚至把那里当成了他们的公司总部。这家名为MassDrop的公司可以帮助人们以团购形式获得优惠价格。纳尔逊·吴多数时间都躲在客厅的坐垫上,不停地摆弄着他的那台MacBook Air,经常到凌晨三四点才睡觉。

  纳尔逊·吴透露,他们的网站今年5月刚刚上线就收到了价值1.2万美元的汽车检测器订单,但由于PayPal认为他们的账号风险过高,所以暂停了交易,将他们的资金冻结了6个月。

  纳尔逊·吴和哈吉刷爆了信用卡来完成了那些订单。由于没有吸引投资者,他们几乎倒闭。哈吉表示,MassDrop已经有所恢复,“虽然不再整天吃泡面度日,但也没好到哪儿去。”

  不过,他们自那以后便搬出了旅社,最近还刚刚招募了第一名员工——一位在黑客旅社认识的18岁学生。

发表评论: